喃秋♪

魏婴这个人真惹人讨厌。

讨人喜欢,百看不厌。


秀家三宝/全职/凹凸/五格/伪渣
当前冰秋/忘羡/追凌/花怜/曦澄
忘羡吹-伞吹-凌吹
★CP洁癖极重☾
初三党决不认输

讨厌拆官配的
嗑CP才能变强
梦里什么都有
熬夜真的会掉头发
秃头警告
感谢关注的小可爱们鸭
(´▽`ʃ♡ƪ)

【忘羡双重生】同道且从容四

*道侣忘羡重生少年

*实则魂穿,羡羡依旧可以御尸

*原著剧情以后用“*”注明

*云梦双杰亲情向有

*我杀邪教

*不要纠结太多,认真我就输了(´;ω;`)









“陈情?为何在这里。”蓝忘机道。



“不知道。但是有了它,有些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。”魏无羡扑到蓝忘机怀里蹭了蹭。



“莲花坞。”蓝忘机摸了摸魏无羡的头。



“二哥哥忘啦,”魏无羡抬头,笑了笑“还有云深不知处。”



“没有忘。会暴露吗?”蓝忘机问。



蓝忘机担心,围剿乱葬岗会在几年后重蹈覆辙。



他守了那么久的人,会再次离他而去。



“放心啦,蓝湛。这次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张扬了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









“魏无羡,我怎么觉得你变了好多?”江澄托腮思考道。



“师妹好厉害,这也能看出来,因为我变帅了。”魏无羡认真道。



“你可闭嘴吧。”江澄道。



“好消息!蓝老头昨天去清河赴我家的清谈会了,这几日都不用听学了!”聂怀桑喜道。



“太好了。”魏无羡拍手道。



“你不是很喜欢听嘛,每次听的这么认真我都怀疑你被夺了舍。”江澄损道。



“我都是装的,这你还不知道吗。”魏无羡悻悻道。



被十多年后的自己夺了舍,有人信吗?



三人勾肩搭背,路过云深不知处的会客厅雅室,魏无羡连忙放下在江澄肩上的手,江澄莫名其妙,正要说话看到前方走出的人便顿住了。



雅室中走出的数人,只有为首的两名少年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



*相貌是一般的冰雕玉琢、装束是一般的白衣若雪,连背后的剑穗都是一般的与飘带一齐随风摇曳,唯有气质与神情大大不同。



魏无羡想都不用想,便知谁是谁。



蓝忘机见到魏无羡目光柔和了几分,魏无羡则因为蓝曦臣在才没有叫他。



大哥的第一印象。



“二位是?”蓝曦臣笑道。



*江澄示礼道:“云梦江晚吟。”



*魏无羡亦礼:“云梦魏无羡。”



*蓝曦臣还礼,聂怀桑声如蚊讷:“曦臣哥哥。”



*蓝曦臣道:“怀桑,我前不久从清河来,你大哥还问起你的学业。如何?今年可以过了吗?”



*聂怀桑道:“大抵是可以的……”他如打了霜的蔫瓜,求助地看向魏无羡。



*魏无羡嘻嘻而笑:“泽芜君,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?”



*蓝曦臣道:“除水祟。人手不足,回来找忘机。”



“捉水鬼我们云梦的在行啊,泽芜君顺便带上我们怎么样?”魏无羡拍了拍江澄。



“啊…对,泽芜君,我们一定能帮上忙的。”江澄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魏无羡卖了,又没事找事!



“蓝湛,到时候我教你怎么捉啊。”魏无羡眨眨眼。



蓝二公子哪用这人教,这话说出来看似玩笑却还是颇为大胆了。跟在后面的蓝氏子弟想道。



蓝忘机轻轻应了一声。



众人:……?



蓝曦臣有些惊讶的看向蓝忘机。



“你什么时候和蓝二公子这么熟了?”江澄小声问道。



“藏书阁那会啊…泽芜君,那我们去拿剑。”魏无羡道。



*蓝曦臣笑着道:“也好,那多谢了。准备一下,一同出发吧。怀桑可同去?”



*聂怀桑虽然想跟着一起去凑热闹,但遇见蓝曦臣便想起自家大哥,心中犯怵,不敢贪玩,道:“我不去了,我回去温习……”如此作态,巴望下次蓝曦臣能在他大哥面前多说几句好话。



蓝曦臣观两人离去的背影,偏头看向蓝忘机。



“忘机跟魏公子是朋友吗?还从没见过你这样。”他笑道。



“嗯。”蓝忘机道。



“甚好。”蓝曦臣若有所思。



蓝氏子弟们今天仍然不懂他们的泽芜君到底知道了什么。



*彩衣镇水路贯通,不知是小城中交织着密布的河网,还是蜘蛛网般的水路两岸密密贴着民居。白墙灰瓦,河道里挤满了船只和筐筐篓篓、男男女女。花卉蔬果,竹刻糕点,豆茶丝绵,沿河买卖。



*姑苏地处江南,入耳之声皆是绵软绵软的。两艘船迎面撞到了一起,翻了几坛子糯米酒,连两个船家理论起来都仿佛莺莺呖呖。云梦多湖,却少有这种水乡小镇。



魏无羡见怪不怪,百无聊赖的看向蓝忘机。



蓝忘机似有感应的转过头来。



对视。



就在魏无羡感叹早恋的时候,江澄打断了他的美好幻想。



“魏无羡,你思春呢你?”



魏无羡猛的咳了几下,瞪向江澄。



江澄: ?



他们此时乘船正在往水祟聚集地划去,而这条河的前方有一个湖泊,叫做碧灵湖。



*彩衣镇数十年来从未有水鬼作祟,近几个月却有人在这条河道和碧灵湖频频落水,货船也莫名沉水。


*前几日,蓝曦臣在此布阵撒网,本以为能捉住一两只,谁料想一连捉了十几只水鬼。将尸体面目洗净带往附近镇上询问,竟有好些尸体没人认领,当地无人认识。昨日再次布阵,居然又捉住不少。



“水祟这玩意儿认域,通常只认定一片水,就是他们淹死的地方,很少离开的。”魏无羡不好直接说出水行渊,只好这样提醒。



*蓝曦臣点头:“不错。所以我感觉此事非同小可,便让忘机一同前来,以备不测。”



魏无羡没多说,默了默突然转头看向蓝忘机。



还不待他说就见蓝忘机足尖一点,跃上了魏无羡的船,紧接着魏无羡在蓝忘机那船舶上踢了一脚,竹蒿一挑,将整只船翻了过来。



只见船底的木板上,竟牢牢扒着三只面目浮肿、皮肤死白的水鬼!



“怎么好好的别的船不跳,偏要上我的船呢?”魏无羡朝蓝忘机笑道。



“上了我的船,就是我的人啦。”



“早就是了。”蓝忘机目视前方。



这几句话说的声音小,没有其他人听到,是以众人还在感叹刚刚那两下的厉害。



离的近的门生已经把几只水鬼制住了,蓝曦臣看到自家弟弟和魏无羡站在一起不置一词。



“魏公子怎么知道它们在船底的?”他笑道。



“简单!吃水不对。船上刚才只站了蓝湛一个人,吃水却比两个人的船还重,肯定有东西扒在船底。”魏无羡答道。



*蓝曦臣赞道:“果然经验老道。”



“……”江澄实在不想看魏无羡。



*一名门生喊道:“网动了!”



*果然,网绳急剧一阵抖动。



*魏无羡精神一振:“来了来了!”



*黑色丝绸般的浓密长发在数十艘小船边齐齐翻涌,一双双惨白的手掌扒上了船舷。蓝忘机反手拔剑,避尘出鞘,削断了船舷左侧十几只手腕,只留下手指深深抠入木中的手掌。


*正要去斩右侧的,一道红光闪过,魏无羡已收剑回鞘。



*水中异动止息,网绳也重新平静下来。



魏无羡握着手中的随便顿了顿。



重生之后唯一不真实的,便是他体内的金丹。



以前没金丹的时候习惯了,而现在他体内充沛的灵力,缓缓运转的金丹无不告诉他,这是他,这是魏无羡。



魏无羡笑了一声。



怎么可能重蹈覆辙。
















绝对不会。

射日之征会在莲花坞之后正式开始。

因为提前会让一些人不知温狗的恶的。

这之间还有温狗的清淡会比射箭,阻止云深不知处被烧,杀王八。

温宁不会成什么鬼将军,可能会让你们失望。

我希望小天使安好啊,看小说没太大感触,动漫才真正意识到温宁怎么那么好。

清水文。

Over.

码字是件很难受的事,简直恨不得把脑中所想在屏幕中显现出来的那种。

因为周末所以我变懒了。

【忘羡】一世效忠

*梗,随笔向

*帝王幼叽x少年将军羡

*年下







1.“小陛下长的还挺好看。”魏无羡悄悄和身边人说道。



“小点声。”江澄拍了拍魏无羡。



先帝前日驾崩,不知是谁泄露的消息,朝廷上下如今人人自危。



魏家和江家倒是不慌,不管如何,他们追随的都只会是皇室一脉。



只见那看上去才堪堪不过十岁的小陛下坐在这大殿之上,目光冷淡,却难掩紧张。








2.“为什么要装做如此,嗯?小陛下。”下了朝,魏无羡象征性的对还未离开的蓝忘机又施以一礼。



因为之前还稚嫩怯懦、紧张的他,所有人离开之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。



除了魏无羡,他一早就看出来了。



“你一直这么失礼吗。”蓝忘机淡淡的说道。



“没有没有,陛下借臣一百个胆子都没有。”魏无羡拱手笑道。



这小陛下真有意思。



“退了朝,便出去。”蓝忘机冷道。








3.蓝忘机抬眼看向单膝跪在他面前的魏无羡。



“我想好了,反正我们家族一直都是效忠陛下的,所以我就先来了。”魏无羡道。



魏无羡在告诉蓝忘机,他绝对不会背叛他。



同时,也在请求来自帝王的信任。



“想好了?”蓝忘机轻声道。



世事无常,谁也不知道盛世的下一秒是不是家破人亡。



“小陛下怎么还不信我呢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


“臣愿一世都追随陛下,除非……”魏无羡顿了顿。



“除非什么。”蓝忘机眼眸一沉。



“除非臣战死沙场。”魏无羡说到战死沙场就跟再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。



“怎么样,臣都跪了这么久,小陛下还不信吗?”他肆意一笑,一点也没有面前是可以掌控他生死的人的自觉。



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怎么笑都好看极了。



“好,”蓝忘机郑重有词,弯了弯嘴角“我信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没了。

要不是汪叽宠羡羡,这么皮早死了


这集燃爆啊啊啊啊!

原著没写的,动漫加的好棒??

被怨气吞噬时,想到莲花坞,还有汪叽,是糖(´;ω;`)

啊周末……我又要被限流了。

心态崩了,又是更了没人看系列。

【忘羡双重生】同道且从容三

*道侣忘羡重生少年

*实则魂穿,羡羡依旧可以御尸

*原著剧情有,不是水,以及我节奏快

*云梦双杰亲情向

*我杀邪教

*不要纠结太多,认真我就输了(´;ω;`)









蓝启仁讲学内容冗长无比,偏偏还全部都要考默写。



几代修真家族的变迁、势力范围划分、名士名言、家族谱系……



听时如聆天书,默时卖身为奴。



聂怀桑帮魏无羡抄了两遍《上义篇》,临考之前哀求道:“求求你啦魏兄,我今年是第三年来姑苏了,要是还评级不过乙,我大哥真的会打断我的腿!什么辨别直系旁系本家分家,咱们这样的世家子弟,连自家的亲戚关系都扯不清楚,表了两层以外的就随口姑婶叔伯乱叫,谁还有多余的脑子去记别人家的!”



小抄纸条漫天飞舞的后果,就是蓝忘机在试中突然杀出,抓住了几个作乱的头目。



可偏偏这时魏无羡站了出来,蓝启仁见他揽下了这种事情,有些生气,倒也没说什么,让他把《上义篇》和《礼则篇》一起抄,每日不得外出,去蓝家的藏书阁抄,顺便冶冶他的玩心。



《礼则篇》乃是蓝氏家训十二篇里最繁冗的一篇,引经据典又臭又长,生僻字还奇多,抄一遍了无生趣,抄十遍即可立地飞升。



见魏无羡欣然同意,哼了一声便离开了。



见蓝启仁离开,江澄气道:



“魏无羡,你在干什么啊你??”



“你急什么,我有分寸的。”魏无羡道。



废话,他不揽这破事怎么去藏书阁和蓝湛谈恋爱?



同时,他还要确认一件事。



江澄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魏无羡,不是你做的还要帮别人挡,这就是你的分寸?











“叔父。”蓝忘机叫住蓝启仁。





……



其实蓝启仁是没有想过让人去看着魏无羡的。



蓝忘机的自荐让他略感惊奇,但还是任由他去了。



嗯……忘机终于要有朋友了吗?魏婴那小子虽然贪玩了点倒还不错。蓝启仁想道。
















藏书阁内。



一面青席,一张木案。两盏烛台,两个人。



一端正襟危坐,另一端,魏无羡已将《礼则篇》抄了十多页。



不顾是以前还是现在,魏无羡都讨厌抄这玩意儿!



他终于放下笔,看向蓝忘机。



“忘机兄。”魏无羡道。



蓝忘机岿然不动。



“忘机。”



听若未闻。



“蓝忘机。”



“蓝湛!”



蓝忘机终于停笔,目光冷淡地抬头望他。



“怎么每次都要叫你好多遍,你才肯理我呢?”魏无羡故作疑惑。



“每次?”蓝忘机道。



“是啊,上次我叫你,你都不理我的。”



魏无羡之前故意说漏嘴的,见蓝忘机真的问起心里确定了几分。



“蓝湛,问你个问题。你——是不是很讨厌我?”魏无羡严肃的问道。



蓝忘机垂下眼帘,睫毛在如玉的面颊上投下淡淡的阴影。



没有。



“为什么啊?”魏无羡问道。



“继续抄。”蓝忘机道。



魏无羡便真的抄了起来,一副跟蓝忘机赌气的样子。












今天是最后一天去藏书阁,因为魏无羡要抄完了。



其实也不是最后一天,魏无羡以后绝对还会去的。



“你带你那破笛子去干什么?”江澄问。



不知为何,江澄看那笛子格外不爽。



“诶江澄,什么破笛子,这叫陈情——我乐意。”魏无羡道。



“嘁。”












魏无羡一来什么也不说,把仅剩的一部分抄完,便另拿了一张白纸,画起画来。



“蓝湛,你说说,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”魏无羡画完,欣赏着自己的画作,装作不在意的说道。



欣赏完,魏无羡抬头便看到蓝忘机正直直的盯着自己。



魏无羡:……



哦哟,吃醋了。



早就觉得你不对劲,今天我就要看看你怎么回事!



“看我干什么?莫不是因为我明天不来,舍不得我?怎么样,是不是觉得我,特别好看!”魏无羡打趣道。



蓝忘机依旧盯着他。



“你有喜欢的人了?”他问道。



“是啊,我觉得自己特别特别喜欢他。”魏无羡真心笑道。



“不行。”蓝忘机收回目光道。



“为什么?他长得好看,对我也好,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?”魏无羡撇嘴。



“魏婴……不要闹了。”蓝忘机淡声道。



“叫的,是哪个魏婴啊?”魏无羡有恃无恐的摸上蓝忘机的额头,轻轻把那云纹扶额拽了下来,冲他挑眉道。



“都是你。”蓝忘机抬眼道。



魏无羡心满意足的笑了一声。



“蓝二哥哥,”魏无羡把扶额缠在手腕上,冲着蓝忘机晃了晃“你演技不行啊。”












魏无羡:意外之喜,这下一切都好办了。



蓝忘机:……要不是以前没听说过魏婴喜欢过什么人,差点以为是真的。

















即使重生也还是会被少年心智所影响,不会太严重√

羡羡一下子变回少年自然贪玩

下章汪叽才不会抓羡羡去领罚

当然羡羡也不会犯禁犯的太过

关键词:水祟

金丹和鬼道不可同修的问题,看看洛冰河(?

这个求不要问,不然难道让温逐流把羡羡丹化掉??

我不想这么做

弄了个tag方便小可爱们

【忘羡双重生】同道且从容二

*道侣忘羡重生少年
*实则魂穿,羡羡依旧可以御尸
*有原著剧情,不是水
*始终都会在的云梦双杰亲情向
*不要纠结太多,认真我就输了(´;ω;`)










“魏兄,听我衷心奉劝一句,云深不知处不比莲花坞,你此来姑苏,记住有一个人不要去招惹。”聂怀桑道。


“谁啊,蓝湛?”魏无羡叼着草漫不经心道。


“是,就是那个。妈呀,跟你我一般大,却半点少年人的活气都没有,又刻板又严厉,跟他叔父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聂怀桑道。


我倒觉得蓝湛其实挺可爱的。魏无羡笑了一声。


“是不是一个长得挺俊俏的小子。”


江澄嗤笑道:“姑苏蓝氏,有哪个长得丑的?他家可是连门生都拒收五官不整者,你倒是找一个相貌平庸的出来给我看。”


魏无羡强调:“特别俊俏。”他比了比头:“一身白,带条抹额,背着把银色的剑。俏俏的,就是板着个脸,活像披麻戴孝。”


“……”聂怀桑肯定道:“就是他!”顿了顿,道:“不过他近日闭关,你昨天才来,什么时候见过的?”


“昨天晚上。”


“昨天晚……昨天晚上?!”江澄愕然:“云深不知处有宵禁的,你在哪里见的他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
魏无羡指:“那里。”


他指的是一处高高的墙檐。


众人无言以对。


“刚来你就给我闯祸!怎么回事?”江澄头都大了,咬牙道。


“也没有怎么回事。咱们来时不是路过那家‘天子笑’的酒家嘛。我昨天夜里翻来覆去忍不了,就下山去城里又带了两坛回来。这个在云梦可没得喝。”魏无羡笑嘻嘻道。


“那酒呢?”江澄问。


“这不刚翻过墙檐,一只脚还没跨进来,就被他看到了,我一时脚滑,就……”魏无羡道。


魏无羡故意不说了。


“就什么?”


“就,就刚好扑到那蓝湛怀里了……”魏无羡用尴尬的语气说道。


众人:……


“我的天哪!魏无羡你真是……!”江澄一时竟找不到形容词来骂他。


确实,难以形容。


魏无羡心里都要笑死了,就这都接受不了,以后怎么办。


“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允入内,他怎会放你进来?”江澄憋了半天,终于说出句话来。


“他没收了我的两坛天子笑,我就进来了咯。”魏无羡道。


“就这样?”江澄不敢相信。


“就这样。”


魏无羡也疑惑,怎么和以前不一样,而且这次他连一口都没喝到!


“你要死啦魏兄!蓝湛这么做,多半是要盯上你了。你当心点吧,虽然蓝湛不跟……”聂怀桑顿住了。


他们刚好绕过一片漏窗墙,便看到兰室里正襟危坐着一名白衣少年,束着长发和抹额,周身气场如冰霜笼罩,冷飕飕地扫了他们一眼。


众人像是被施了禁言术一样,默默地各自挑了位置坐好,默默地空出了蓝忘机周围那一片书案。


“盯上你了。自求多福吧。”江澄拍了拍魏无羡的肩头,低声道。


我巴不得他盯上我。魏无羡心道。


他有心上前搭话拉近拉近感情,蓝启仁却在此时走了进来。


魏无羡便自然而然的坐在了蓝忘机身边。


魏无羡为了给蓝忘机一个好印象,认真听起讲来。


蓝启仁见他可以说是他的课堂上除了蓝氏子弟外最认真听讲的人,不由得欣慰道:


“魏婴。”


“在。”魏无羡道。


“我问你,妖魔鬼怪,是不是同一种东西?”


“不是。”魏无羡笑道。


“为何不是?如何区分?”


“妖者非人之活物所化;魔者生人所化;鬼者死者所化;怪者非人之死物所化。”


“‘妖’与‘怪’极易混淆,举例区分?”


“好说。”魏无羡指兰室外的郁郁碧树,道:“臂如一颗活树,沾染书香之气百年,修炼成精,化出意识,作祟扰人,此为‘妖’。若我拿了一把板斧,拦腰砍断只剩个死树墩儿,它再修炼成精,此为‘怪’。”


“清河聂氏先祖所操何业?”


“屠夫。”


“兰陵金氏家徽为白牡丹,是哪一品白牡丹?”


“金星雪浪。”


“修真界兴家族而衰门派第一人为何者?”


“岐山温氏先祖,温卯。”


他这厢对答如流,在座其他人听得心头跌宕起伏,心有侥幸的同时祈祷他千万别犯难,请务必一直答下去,千万不要让蓝启仁有机会抽点其他人。


蓝启仁却道:“身为云梦江氏子弟,这些早都该耳熟能详倒背如流,答对了也没什么好得意的。我再问你,今有一刽子手,父母妻儿俱全,生前斩首者逾百人。横死市井,曝尸七日,怨气郁结,作祟行凶。何如?”


这次,魏无羡却没有立刻答出,旁人只当他犯了难,均有些坐立不安,蓝启仁呵斥道:“看他干什么,你们也给我想。不准翻书!”


“度化第一,镇压第二,灭绝第三。先以父母妻儿感之念之,了其生前所愿,化去执念;不灵,则镇压;罪大恶极,怨气不散,则斩草除根,不容其存。玄门行事,当谨遵此序,不得有误。”魏无羡照搬曾经蓝忘机的答案。


“嗯……好,坐下吧。”蓝启仁满意的点头。


魏无羡一坐下就被蓝忘机看了一眼,心里莫名其妙。


为什么蓝湛的眼神怪怪的?


我的好蓝湛,我都这么卖力讨好叔父了,别到时候你不喜欢我了。魏无羡心里没底道。


他其实在怕,自己的重生会改变蓝忘机对他的感情。


众人终于听完了学,魏无羡见蓝忘机站起就走也不好追上去。


蓝启仁还没走呢。


“魏兄,你今天好厉害,回答的颇得蓝老头心啊。”聂怀桑佩服道。


不然怎么回答?魏无羡心里苦笑一声,他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操纵走尸,若是不能,那以后莲花坞就麻烦了。


他不想看到莲花坞再覆灭,一次就够了,这第二次他绝不会,也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了。


“魏兄,魏兄?”聂怀桑见他发愣,手中扇子摆了摆。


“魏无羡,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。”江澄皱眉道。


“没有没有,怎么样,刚刚我厉害吧!”魏无羡得意道。


“厉害厉害,是这样。魏兄,蓝老头有个坏毛病,他……”聂怀桑说到一半,忽然噤声,干咳一声,展开折扇缩到一旁。


魏无羡心知有异,转眼一看,果然,蓝忘机背着避尘剑,站在一棵郁郁葱葱的古木之下,正远远望着这边。


他人如玉树,一身斑驳的叶影与阳光,目光却不甚和善,被他一盯,如坠冰窟。众人心知刚才凌空喊话喊得大声了些,怕是喧哗声把他引过来了,自觉闭嘴。


魏无羡却没有被影响,迎上去叫道:“忘机兄!”


蓝忘机顿了顿,转身要走,却被魏无羡拦住。


“忘机兄,怎么这么一幅冷漠的样子呢,来,看我,笑一笑嘛。”魏无羡迎着阳光,笑的十分灿烂。


蓝忘机愣了愣,擦肩而过离开了。










魏无羡:为什么不理我!!好你个蓝忘机,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!


蓝忘机:不嫁何撩。















哼,天子笑由汪叽来保管了。
汪叽终于发现点端倪了。
羡羡还没意识到汪叽也是重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(?
下一章藏书阁。
走尸怕的,是羡羡的魂魄,所以可以御尸。金丹,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失去的。
两天一更好不好。

我说了双重生是坑,有人注意到吗……有点想屯几篇,不然到时候没得发就尴尬了……今天不知道该不该更……(´;ω;`)

更新时间一般是9点至10点之间哦。


【忘羡双重生】同道且从容一

*渣文笔 

*顾名思义的重生,道侣忘羡重生到少年,目前双方都还不知道 

*原著的几年之后的重生,双杰已和好 

*虽是重生,但其实是魂穿
*私设有,不要纠结什么东西(´;ω;`)






【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改变过去。】









“阿羡,阿羡!”


魏无羡翻了个身,手往左边摸了摸,什么都没有。


啊……什么时候了?蓝湛都已经起床了……


“阿羡……”


闻言魏无羡猛的睁开眼,他的床边坐着一个姑娘,正担心的看着他。


“阿羡,你终于醒了。”江厌离温柔的说道,递了杯水给魏无羡。


“师姐……?”魏无羡一怔,揉了揉眼睛。


他在做梦吗?


“阿羡睡糊涂啦。”江厌离笑道。


魏无羡环顾四周,一切都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事物。


还不待他多看,门就被推开。


“魏无羡!你今天怎么回事,练剑练到一半就倒了?”江澄皱眉,语气难隐关心。


魏无羡默。


“江澄,你过来一下。”他道。


“什么……啊!魏无羡你找死!”江澄被掐的脸色扭曲,当即反击了回去。


“不是做梦啊……”魏无羡喃喃道。


“废话,你傻了吗?”江澄翻了个白眼。


“好啦。我去看看汤炖好了没,你们不要闹了。”江厌离无奈道,起身离开。


“师姐慢走。”


“阿姐,我也要!”


江澄看到江厌离走远,从怀里掏出一只通体漆黑光亮,带有鲜红穗子的笛子递给魏无羡。


“今天早上你捡的笛子,我给你拿来了,是不是它导致你晕倒的?”江澄问道。


陈情。


魏无羡接过,也不明白为什么,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陈情啊。


“江澄,江叔叔和虞夫人在吗?”魏无羡问道。


他想告诉他们未来会发生的事情。


“不在。你想干嘛,还是做好明天去姑苏听学的准备吧。”江澄道。


“什么!”魏无羡正喝水,一激动全喷江澄身上去了。


“魏无羡!”江澄脸一黑。







明天,就要去云深不知处了!魏无羡从来没有这么想去那地方。


蓝湛,我来找你了!






虽然是这么想,但真的到了云深不知处,魏无羡却怎么也找不到蓝忘机。


安分了一天,魏无羡晚上就耐不住性子翻了墙出去下山买了两坛天子笑。


魏无羡十分兴奋的想着带回去畅饮一番,刚翻到墙檐,一只脚还没踏出去,正好对上了一个人的眼神。


他忘了!其实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就被蓝湛逮住了!


魏无羡这么一愣,一时没站稳竟是摔了下去,他把酒往怀里放了放,心想不管怎么办酒不能没了!


蓝忘机见此,下意识的一跃而起接住了魏无羡。


落地,两人身子均一僵。








魏无羡:糟了!这时候我和蓝湛还不认识,他还接住我,怕不是要直接带我去领罚??不过二哥哥这时候抱了我!和他在一起有了第一步进展!


蓝忘机:……怕魏婴受伤就接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想到就更的坑。

【忘羡】假如蓝忘机问灵被魏无羡听到完

*双重生的梗已经有点头绪了
*我没有烂尾,没有没有……
*傻雕写文不喜勿喷看淡一切敲木鱼









不到万不得已,他本不应该如此。


可他若是不杀了外面那些走尸,就会被反噬。


永世不得超生的感觉他可不想体会。


魏无羡轻轻推开门,那些走尸也顺势围了上来,他挥手把门上那道灵符贴在自己胸前,金光乍现,走尸不敢再靠近。


支撑不了多久。


他一翻玉笛,送到唇边,看似悠闲的吹起来,缥缈诡异的笛声在这深夜显得格外吓人。


什么都好,只要能把这庄家所有的走尸给灭了就行!


吹了有半个时辰,就连他胸前的这道灵符的光都弱了几分。


没有?


叮叮当当、叮叮当当。时快时慢,时顿时响。


仿佛铁链相击、铁索拖地。


越来越近,越来越响。


魏无羡心下疑惑,但也顾不了那么多。


终于来了!


只能说幸好这庄家大宅周围没有隔着民居,不然单凭这声音,他就可能被误会。


虽然心头不祥预感越来越重,但既然肯受他的召唤而来,那么至少是肯听他话的东西。


走尸太多,魏无羡根本看不见被召唤来的是什么,他一转曲调,下达了命令。


他实在懒得看这玩意儿打架,打了个哈欠直接回了房,符又贴回门上,靠着椅子单手撑着桌子补起眠来。


没办法,这具身体之前经受过惊吓,又大放血,他能支撑到现在就不错了。










睁开眼,天已大亮。


魏无羡推开门,地上躺着无数走尸,但他注意力完全被旁边那个站着的凶尸给吸引了。


魏无羡一愣,冷笑了一声。


他就该想到,他们怎么可能舍得把温宁给挫骨扬灰。


正是温宁。


只见温宁微微低头,垂着双手,仿佛一尊等待操纵者指令的提线木偶。


他的脸苍白清秀,甚至还有些忧郁的俊逸。但因为眼里没有瞳仁,只有一片死白,再加上从脖子爬上面颊的数道黑色裂纹,使这忧郁变成了骇人的阴郁。


长袍的衣摆和袖口破碎褴褛,露出和脸惨白成一个颜色的手腕,扣着漆黑的铁环和铁链,脚踝也是。


那叮叮当当的声响就是他曳动铁链时发出的。一旦静止,一切又都归于死寂。


“温宁,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魏无羡试探道。


依旧一动不动。


魏无羡托腮,抓住一根铁链细细看了看。


这并非是普通的铁链。温宁发起狂来时极度暴躁,能徒手把钢铁拧成泥浆,断不会这样任它拖在身上。恐怕是特地为禁锢温宁而打造的一副铁链。


越想越生气,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。


留下并锁住温宁的人,必然不能让他自行思考。要让他听从旁人的命令,就要毁掉温宁的神智,一定会在他脑袋里种下什么东西。


果然,按了三下,魏无羡便在他右脑一侧的某个穴位上,按到了一个硬硬的小点。他把另一只手放到温宁左脑对称之处,有一点同样的小硬物,似乎是针尾一类的东西。
  

魏无羡同时捏住两端的针尾,慢慢动手,从温宁的头颅里,拔出了两枚的黑色长钉。
  

这两枚黑色钉子长约寸许,粗细一如系玉佩的红绳,深埋在温宁的头颅里。


钉子出颅的一霎那,温宁的五官微微颤动,眼白里爬上一层类似黑色血丝的东西,似乎在极力忍痛。


明明是个死人,却还是能感受到“痛苦”这种东西。


魏无羡叹了一口气。


“找个隐蔽无人的地方躲起来,等我事情完了就吹笛找你。”


温宁似懂非懂的轻轻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很快就消失了。


魏无羡这才有时间在这大宅里散起步来,伤疤已经消失了,他也没什么顾忌的了。


终于找到了这家里的主卧,看到门里堆着的走尸他连眉都不皱一下直接跨了过去。


他在找钱。


魏无羡看着这原身穿的白袍,上面染了好几处血,他总不能这样出去,以及他还要去找蓝忘机。


终于找到,他又返回了原身住的地方换了一身黑衣。


梳洗了一番,身上总算没有血腥味了。


把玉笛佩在腰间,魏无羡准备上街上去问问这是哪。









不消问了,云梦。


魏无羡本急着赶去姑苏,若是不御剑怕是要好几天。


可他在人群中听到了小孩的哭声,鬼使神差的,他望了过去。


身着金星雪浪的小袍子,眉间一点朱砂。


金家的小公子怎么在云梦?


魏无羡凑了上去,这小公子被人群围起来,他便拔开人群,蹲到那小孩面前。


“小朋友,走丢了吗?”


这小公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被人群围观更是难受,见终于有人说话了,立马点了点头。


“呜……舅舅太讨厌了!他说了……说了带我出来玩……人都不见了!”小公子说的断断续续,魏无羡也极有耐心,拍了拍他的背。


“你舅舅是谁啊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魏无羡温和的说道。


“江……江澄,我告诉你哦,我舅舅可是大宗主。”小公子说道。


魏无羡心头一震,竟然是师姐的孩子!


魏无羡一把抱住金凌站起,金凌一惊,刚要大叫就被魏无羡打断。


“嗯,我认识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
这个江澄!竟然能把师姐的孩子弄丢!


江澄其实太好找了。


那个急得跳脚的紫衣男人就是。


“江宗主。”魏无羡叫住江澄,顺便把金凌放了下来。


江澄一愣,看到金凌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放了下来。


“舅舅!我讨厌你!”金凌气的拍开江澄伸过来的手。


“明明是你自己乱走的!”江澄吼道。


“对孩子要温柔点嘛,江宗主。”魏无羡忍不住插嘴道。


江澄轻声道了谢,拉起金凌就走。


走了有一段距离,江澄不知为何心里有点难受了起来。


像是错过了什么。


“舅舅,他刚刚说他认识你诶,一下子就找到了你。”金凌道。


“认识我的多了去了。”江澄不耐烦。


“可他……”金凌说不上那种感觉,被那个人抱起来的时候心里竟然莫名安心。


后来江澄越想越不对,返回了刚刚的地方。


已经走了。









“我找含光君。”魏无羡没有通行玉牌,只能让人通报一声。






见蓝忘机终于走了出来,魏无羡勾起嘴角。


当着他的面,吹响了那首《问灵》。


其实,根本不是问灵。


中间有好几个地方,调完全不一样,若是不细想,魏无羡根本不会想到,这是当初屠那只王八的洞里,蓝忘机哼给他听的歌改的。


被蓝忘机紧紧抱在怀里,魏无羡笑道:


“怪不得当初只有我被烦到,是不是呀,蓝二哥哥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完。
之后就会是提前的原著剧情了,大概从义城开始,反正羡羡会暴露就是了。
我终于写完了。
然后会掉落番外也就是10年后的故事,带小辈夜猎。
所以双重生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一呢……